近期,新金融行业发生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手机助贷App的开创者飞贷开启战略升级,从搭建金融机构与借款人的桥梁转变为输出全球领先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这意味着,未来飞贷业务重心将从C端助贷转变为服务B端金融机构。

 

在宣布战略升级前2天,飞贷作为新版《赢在中国》首发案例在优米网上线,不仅获得马云、柳传志、史玉柱三位商界大佬寄语,也吸引姚劲波、汪小菲等知名企业家站台力挺,影响力可见一斑。

 

或许你会好奇,被马云寄语的飞贷,为何在助贷风生水起之时变换跑道?未来能否将助力金融机构升级打造成一门好生意?

 

飞贷入选新版《赢在中国》获马云寄语

 

2006年,央视财经频道打造的《赢在中国》横空出世,为创业英雄提供了一个展示才华、梦想的舞台,迄今为止共举办3届,主持人王利芬,评委马云、柳传志、史玉柱均深度参与其中。或许你没看过前三季《赢在中国》,但一定看过2013年播出的大型商战公益真人秀《赢在中国·蓝天碧水间》,姚劲波、汪小菲以选手身份参赛,同样是王利芬搭档马云、柳传志。

 

时代在变,《赢在中国》也在不断迭代,从创业电视活动到商战公益真人秀再到商业纪录片,不变的是王利芬团队对创业、创新的持续关注,这也是马云、柳传志与《赢在中国》结缘的根本原因。因此,新版《赢在中国》上线前夕,两位大佬倾情寄语、强烈推荐。

 

柳传志表示,“通过这些真实的故事以及故事背后的思考,一定会对大家有所助益。”尽管新版《赢在中国》内容形式与以往不同,但还是保持一如既往的干货和借鉴意义,飞贷入选首发案例,不仅因为其所在的行业特点鲜明,从野蛮生长到有序发展,从群雄逐鹿到大浪淘沙,更在于飞贷本身是传统企业转战移动互联网的典型代表,团队大幅缩减但业绩扶摇直上,一举超过3000家同行,从红海中杀出重围。

 

在我看来,亮相新版《赢在中国》是对飞贷实力的认可,加上马云、柳传志、史玉柱三位大佬背书,使其成为深陷同质化竞争泥潭的企业重点学习对象,也体现出对飞贷最新战略升级前景的看好。

 

 

飞贷战略升级:转向服务金融机构

 

成立7年来,飞贷共经历三次转型:第一次是信贷工厂,为了解决信贷流程的运作效率问题,当时飞贷在25个省市设立38个分公司,高峰期有3000人团队,其中三分之二以上是线下销售人员,线下重运营成为持续扩张的瓶颈。第二次是O2O飞侠模式,飞贷只保留200人左右的线下销售团队,管理10万飞侠,飞侠是兼职人员,虽然运营模式“轻”了不少,但因为竞争壁垒低,其他公司纷纷模仿,很快又陷入同质化竞争泥潭。

 

第三次转型是飞贷主抓风控与技术,在全球范围内首创手机助贷App,将原模式的营销、服务、运营流程全互联网化、去人工化,解决传统贷款的五大难,最终收获颇丰,短短一年用户数量增长76倍,强劲增速领跑全行业。

 

按理来说,当前飞贷市场表现如此抢眼,并实现稳定盈利,转型似乎多此一举,为何偏偏在发展顺风顺水之时主动战略升级?在观看《飞贷•赢在中国》时,我注意到一个细节,为了探寻飞贷第三次转型路径,飞贷董事长唐侠去了趟创新国度以色列,顿悟后用“危机是创新的源泉”这句话来勉励团队。

 

事实上,“危机是创新的源泉”与马云常说的“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修屋顶”有异曲同工之妙,意在提醒企业必须时刻保持危机意识。当下,享受第三次转型红利的飞贷进入舒适区,尤其是2017年在宣传力度减弱的情况下,业绩仍保持高速增长,但并不妨碍其发现、抓住更大的机遇。

 

唐侠透露,真正促使飞贷全面发力B端的原因是传统金融机构转型意愿强烈,市场前景广阔。在互金企业和大银行的双重挤压下,以广大城商行、农村商业银行为主体的中小商业银行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陷入利润下滑、资本充足率之忧。早在2015年,39家城商行就出现利润负增长。

 

除了生存环境不断恶化,中小银行还面临来自两方面的压力:一是身处实体经济的最前沿,成为实现普惠金融的核心力量,而其在获客成本、风险控制等方面与国有大行存在较大差距;二是完全靠自身力量来开发建设一套庞大的技术系统不太现实,势必会带来成本增加,而银行管理层往往注重短期利益。

 

因此,“借力”金融科技公司成为中小银行冲出技术困境的出路,这对飞贷无疑是个巨大机遇,中小银行可以有效利用资金、政策上的保障,与其共同建立中小微企业的金融交易平台,形成综合金融交易体系。

 

换个角度看,即便飞贷助贷市场做到1000亿规模,与小微及个人消费信贷23万亿的市场相比仍微不足道,无法满足绝大多数用户需求,需要倚仗庞大金融机构队伍,而它们缺乏飞贷的移动信贷核心能力,双方可以实现优势互补。用飞贷首席产品官卜凡德的话来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对外输出可以避免金融机构重复造轮子甚至走弯路。

 

 

不做单一技术,飞贷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

 

事实上,助力传统金融机构升级是块价值洼地,除了飞贷大举进军,蚂蚁金服、同盾等众多互金企业也早已布局,通过为金融机构提供开放平台来试图分一杯羹,不仅为金融产品导流,还涉及技术和数据层面的能力支持。

 

不过,目前绝大多数玩家只能做到单一技术输出,比如风险管理是同盾强项,主要为金融机构提供信贷风控、反欺诈、信息核验等风控流程的服务,蚂蚁金服则在营销获客、风险评级等信贷流程中提供技术服务。单一技术输出只能解决金融机构部分痛点,存在服务盲区,转型效果将大打折扣。

 

反观被王利芬选中的飞贷,则在开放的路上比蚂蚁金服、同盾更进一步,输出全球领先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开放共享产品、科技、核算与清算、风控、贷后管理、大数据、客户价值管理、品牌营销、经营决策支持等9大模块的核心能力,这是飞贷历时7年打磨、累计投资20亿构筑的护城河,有助于护航金融机构转型升级,助力普惠金融落地。

 

那么问题来了,当蚂蚁金服、同盾等越来越多的互金企业都把目光投向金融机构,后来者飞贷能否闯出一片天地,使利润再上一个台阶?我认为是大概率事件,原因有二:一是过往辉煌战绩飞贷成为金融创新研究案例(入选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中国金融案例)、拿奖拿到手软(荣膺“深圳市金融创新奖”殊荣)、频繁参加行业峰会(出席戴尔科技峰会2017),这与其探索金融创新密切相关。

 

二是合作伙伴的力挺上周飞贷举行的战略升级发布会,吸引超过百家金融机构领导出席,具有合作意向的不在少数,费埃哲(FICO)中国区总裁陈建在现场直言:“飞贷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对业界是大好事,对于中小型金融机构是特别大的好事。”同时,吴晓波、叶檀两位顶级财经大咖现身发声,叶檀表示,如果飞贷把这套技术系统运用到金融机构,中国将进入信用时代。

 

7年实践硕果累累、差异化的整体输出、B端需求市场广阔,重新出发的飞贷机遇远大于挑战。未来,飞贷将基于现有的C端助贷迭代新技术,验证成功后再向金融机构输出稳定、有效的服务,合作伙伴从原来的10多家扩展至上百家中小银行指日可待,成为普惠金融的强有力推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