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金融业盛会——2018朗迪峰会结束了。今年中美两国的参会企业各自占据了半壁江山。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在国际舞台的发声和亮相,让全球人民感受到了中国金融科技的力量。不过,与美国等国家金融科技发展不同,国内的金融科技企业发展更值得期待,美国金融业态相对成熟、创新空间不足,而中国金融业态的不完善恰恰给予诸多有实力的金融科技企业创新的空间,由此也衍生出更多的金融业态——信贷服务机构、大数据公司、AI公司等等。

不过,虽然中国金融科技企业的发展速度和创新模式受到全球瞩目,但汉子姐从现场的各国银行业人士的发言和交流中了解到,目前全球的金融企业都面临同样的困境——如何利用技术驱动传统金融机构变革。

 

全球金融业到了变革的时刻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全球金融业均面临这样的变革:从获客、用户体验、风险控制、内部管理等方面均难以跟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

在拥抱金融科技的过程中,中小银行无论是在资源还是在科技投入上均处于劣势状态。在朗迪峰会上,MoneyLion的首席创始人Diwakar  Choubey就分享了其在美国的观察经验,“在美国前5名银行如花旗、JP摩根等,他们在技术方面的投资每年绝对超过一亿美金,但是美国还有几千家资本并不是很高、没有高科技的银行,要怎么样跟那些大型的银行去竞争?大部分的美国人能想到的就是上线APP做个银行的网银。”他表示,这就是目前西方金融界的生存环境。

这与中国情况类似,某江苏地区村镇银行的支行负责人表示,该行在审核客户资质时能用的数据均基于行内数据,像外部的电商消费、在线借贷等数据是缺失的,“有些客户可能外面借了不上征信的借贷,我们是查不到的”,但是对接外部数据需要总行从上自下的政策支持,作为村镇银行一个支行的行长,他能做的非常有限。 这是目前中国很多中小型银行都要面对的困境,据第三方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134家城商行、1172家农商行,其线上获客能力和大数据风控能力十分薄弱。

不过,虽然中美金融业面临同样的转型困境,但是中美的金融科技企业也面临诸多发展的不同,美国的金融科技并不是一个单独出现的新兴的行业,而是传统金融公司通过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等新兴技术提供的低门槛的服务,以技术创新的方式优化金融服务和降低金融服务成本。

而中国的金融科技企业属于新兴的、独立的行业,要么以电商或者信贷服务起家,如以蚂蚁金服、京东金融、飞贷金融科技等公司为例,可以通过对合法的、用户授权的银行征信数据、网络行为数据、消费数据、移动互联网数据进行调取和分析,结合超过百万级的反欺诈数据、多种决策规则、以及平台本身用户的图谱和风控经验,对用户的信用进行评级,实施科学的风险定价。

与此同时,中国和国外金融科技企业的交流和融合也逐步深入。9月5日,美国花旗银行、新加坡星展银行、荷兰国际集团、意大利圣保罗、丹麦银行等多家全球知名银行机构高管就参观了中国金融科技代表企业飞贷金融科技。花旗银行欧洲、中东、非洲及亚太地区消费科技负责人Jayne Opperman就表示,目前国外的很多信贷业务都还是在用传统的方法解决业务中面临的挑战,像中国的金融科技企业如飞贷在移动信贷技术方面走在了前面。“飞贷现在所达到的技术应用水平,金融机构可能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做到。飞贷通过技术应用将人员运营成本降低90%,以及其欺诈损失能够维持在如此低的水平让我印象深刻。”

 

开放与共享,科技与金融深入融合

无破不立。放眼全球金融业,不少国外金融业人士称2018年将是Open Banking——开放的银行服务年;去年以来,中国的BATJ互联网巨头与传统银行的合作逐步深入……正如丹麦银行创新部负责人Aleksandar  Langelykke所言,科技和银行业没有赢家,新的常态会不断地出现,我们要尽快适应它。

在整个技术变革的浪潮中,金融科技跟银行的结合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波士顿咨询董事经理谭彦也表示,从中国的情况来看,金融市场经历了四个重要的变化,即格局演进、价值迁移、生态重构和监管趋严。谭彦认为,正是在这样的发展变化驱使下,未来的银行业必须进行数字化转型,走向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式银行。如果说未来的银行走向开放式是趋势,那么银行建设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将是必然选择。

从全球银行业的发展路径来看,总体可归结为两种类型:第一种是银行内部成立金融科技企业,将金融科技企业融入银行自身的生态圈中。第二种则是目前最为常见的与外部机构合作,如与京东金融、蚂蚁金服、飞贷等金融科技企业合作。

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因缺少资金和技术能力,他们更需要这样的外部开放性渠道的支持。这类公司能通过自身为核心构建一个生态系统,让服务能够纳入到银行的体系当中。

在朗迪峰会上,飞贷金融科技联合创始人卜凡德也透露,飞贷在跟国内的金融机构合作的过程中,发现金融机构因为阶段不同而需求有所不同,“我觉得现在银行最大的困惑,是在跟对外合作的过程中,要搞清楚他真正的需求是什么。现在很多银行都很急于向零售信贷转型,比如说做互联网化的、大数据化、线上化的转型,如果玩这样的技术,他需要的供应商是什么?”

他表示,飞贷金融科技擅长从2C产品前端的APP到整个贷后管理,因此合作的银行都是做零售部门或者小微客群的。银行清晰地了解了自身想要什么再结合外部合作机构的优势,才能做好转型。

金融服务如“搭积木”,“模块化”更高效

未来,银行的基本业务可以像乐高积木一样模块化,金融服务可以按需求“拼凑”业务模块,增加服务的弹性和多样化,银行也将成为高度开放共享的金融服务平台。金融科技公司和银行的关系由竞争转为合作,共同构成了共生共存的金融生态圈,就像手机App和手机操作系统一样。

目前已有上百家城商行、农商行与BATJ这样的互联网头部企业及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达成合作,在获客、风控或贷后等单一或若干模块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合作模式,像互联网巨头BATJ掌握了流量的绝对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金融科技公司经过多年探索形成了具有特色的技术能力,可以提供全链条的输出业务,如飞贷金融科技和它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

区别在于单一或者多项技术输出,由于不同企业的技术模块之间研发理念、开发环境等等诸多不同,导致金融机构采购技术后无法迅速承接到业务中,线上信贷业务迟迟无法上线。而通过规模化验证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则有效解决了技术不兼容、无法落地的问题,使得金融机构能够在快至3个月的时间内,顺利上线移动信贷业务。

经历8年实践,飞贷金融科技于2017年率先提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涵盖了在产品、科技、风控、大数据、品牌营销、运营等方面的核心能力。以某城商行为例,在飞贷整体技术支持下,线上信贷10个月累计放款46亿,不良率仅为0.98%;某国有大行通过飞贷的整体技术,实现单月最高获取新增客户接近10万,新增余额近20亿。

荷兰国际集团首席创新办公室负责人Alexander Ball对飞贷技术的应用成果印象深刻:“很多大型金融机构都非常迫切想做的事情,飞贷却领先一步完成了,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沃顿商学院将飞贷选为金融科技案例的一个很重要原因。”

从这点上也可以看出,科技的变革也倒逼了银行业的改变,这就是以飞贷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公司的使命。“我们的合作伙伴说在合作的过程中,能够不断学习、成长,从金融科技公司身上学习到了之前银行不具备的东西,他们也觉得这种合作模式是共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