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始于中国的1978年”,这句英国知名学者马丁·雅克多年前的判断,现如今已成全球共识。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前20年的最大看点也许是制造业;而后20年,互联网IT技术无疑是最大的亮点之一。

 

在互联网领域,美国有FANG(Facebook、亚马逊、Netflix和谷歌),中国则有BATJ;IT领域,美国有微软、英特尔、苹果、戴尔、惠普,中国有华米OV、联想。此外,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金融领域,中国所取得成就甚至已经令全球同行侧目。

 

比如,互联网翘楚的腾讯和全球通信巨头华为都来自深圳。这座1979设立的城市,现在被越来越多的人们贴上“创新”“实干”的标签,有人甚至将深圳比作为“中国硅谷”。

 

 

中国改革看深圳,这话在理。深圳奇迹,高度浓缩了中国40年取得的成就,但不仅限网络和IT,还有金融科技。

 

上周,由深圳市宣传部、中国记协与香港商报共同举办的2018世界媒体创新深圳行大型采访活动在深圳举行,来自英国金融时报、法国国家电视台、新加坡海峡时报等近50家世界知名媒体参访了中国金融科技的创新代表——飞贷金融科技。

 

 

【信息流物流之后,互联网的下一个痛点是资金流】

 

腾讯金融有微信雄厚的流量驰援,平安金融有多年的品牌加持,强者恒强和马太理论很容易解释腾讯和平安的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快速壮大。但面对巨无霸企业的大而全,小而美的飞贷金融科技如何从行业的侧翼杀出,这背后逻辑又是什么?

 

我认为,用领先的技术解决金融行业诸多痛点、改善体验,才是飞贷金融科技这家小而美企业崛起的不二法则。那么,这个痛点具体在哪里呢?

 

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凭借互联网高速公路,传统互联网解决了信息流和商品流的问题,门户、搜索、社交网站解决了信息鸿沟问题;而华为、比亚迪等一大批中国制造企业,解决了商品的生产供应,阿里京东等电商平台则加速商品的物流。

 

信息流、物流之后,互联网需要解决的下一个痛点在哪里?在我看来,是资金流,换言之就是“融资流”。诺贝尔得主孟加拉国的经济学家尤努斯提出“融资权,天赋权利”,普惠信贷也是人们的基本权利。

 

小微企业的融资痛点有多强,数据最能说明问题。

 

2018年《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报告》显示,全球发展中国家中受信贷约束的中小微企业合计达到6520万,占1.62亿中小微企业中的46%。换句话说,全球发展中国家每10家中小微企业中,就有近5家企业从金融机构借不到钱或者借不到足够的钱。

 

 

【飞贷金融科技崛起的逻辑:用技术解决金融业痛点】

 

中国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中小微企业,同时金融体系改革于发达国家来说相对缓慢,这就导致了中国中小微企业对普惠金融的需求极为迫切。飞贷金融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曾旭晖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表示:飞贷是一家专注用技术来创造一套先进信贷科技的公司,希望向整个金融行业去输出整套技术方案,比如说是银行、信托、保险公司、其他的小额贷款公司,让他们拥有一个高起点的信贷技术,并以他们为平台,去服务大量的借款客户,最终实现普惠金融。

 

小微企业贷款额度平均1万元,但运用飞贷的整体技术,平均额度可达6万,仅额度就多出5倍;飞贷所设计的产品所有流程,都发生在线上,几乎没有线下交流,通过手机APP就能随时进行操作,速度快、省时间;飞贷还针对高信用用户动态调整费用,节省成本。据了解,通过飞贷金融科技技术支持,合作金融机构已新增用户上千万,发放贷款300亿人民币。

 

飞贷金融科技所设计产品的优秀体验,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依靠一整套系统支撑。这其中包括三大平台:神算移动科技平台、天网量化风控平台、慧眼智能大数据平台,以及六大服务——移动信贷产品服务、品牌与营销服务、核算与清算服务、风控运营服务、智能客户运营服务、经营决策分析服务。

 

在三大平台上,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先进技术成为标配。比如,借助人脸识别技术,贷款过程仅需3分钟时间,极大改善了使用体验;风控平台,则将大数据和深度学习算法用于风控,在多重维度大数据中,得到更为丰满真实用户画像和信用信息,真正实现技术赋能。

 

 

【真金白银的金融科技,赋能行业成就“隐形冠军”】

 

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并不稀罕。但大多所谓金融科技公司,科技只是吸引用户的噱头,技术只是摆设。但技术对于飞贷金融科技意味着核心竞争力,技术已经深入骨髓,甚至成为企业基因。

 

在我看来,尽管大家都叫金融科技公司,但细分业务服务内容,也分为资源型、技术型和应用型三种类型。

 

资源型的公司都是在既有的生态中,添加了金融模块,借用原有资源输出流量,金融服务只是流量变现的一种手段,这样的资源往往只集中在头部几家企业中,并不具备复制性;还有的技术型公司,他们提供某一单一模块通用技术服务,就像一个个插件,对于已有现成系统的企业用户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以选择自己需要的模块,但是对于大多数连基本IT系统架构都没有的机构来讲,这个门槛就有些高了。而在我看来,飞贷金融科技的技术服务则属于应用型的服务。就像你买一部车,买回去就能用,当然颜色、内饰这些都可以根据你的喜好来选。因为飞贷的三大平台并不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而是服务于整个金融行业的生态系统,不依赖于特定资源,具备可复制性,TOB的技术输出,让飞贷不仅做到了“独乐乐”,还实现了“众乐乐”。

 

借助天网风控系统,由飞贷金融科技设计的随借随还的产品,实现平均额度高出行业水平5-8倍,并能够实现额度和定价的实时动态调整。合作案例显示,某城商行在飞贷移动信贷整体技术支持下,十个月时间资产累计发放46亿,不良率仅在0.98%左右。

 

慧眼大数据平台每日30多亿条的数据实时存储和处理,数据查询效率可提升到秒级,提高企业内部运营效率达10倍以上,营销投资回报率提升4倍以上,单一客户贡献度提升30%,高价值客户占比提升50%。

 

“神算”移动科技平台,可以帮助友商在硬件投入上节约30%以上。其神算移动科技平台已实现了4核8G单机服务器承压可达2000TPS,自研中间件平台可在1分钟内同时处理6000万次数据库请求。

 

时下,TOB输出目前已经成为金融科技行业的主旋律,而飞贷金融科技能被誉为业内的“隐形冠军”,除了其领先的技术水平,还具备四个优势:整体技术输出3个月即可上线运营、百亿规模验证无需试错、强开放性和普适性无需外部特定资源、甘当陪练提升合作机构自身能力。

 

不难看出,飞贷金融科技的四大优势正成为区别于其他服务商的显著标识,也为其“冠军”身份铸造了足够宽的护城河。

 

 

【结束语】

 

中国改革看深圳,深圳创新看科技企业。飞贷之于金融科技,正如腾讯之于社交网络、华为之于通讯行业,比亚迪之于汽车制造业。

 

飞贷金融科技“隐形冠军”之名,不只是因为抓住了行业的痛点,用互联网、移动技术、人工智能为金融服务赋能,更重要的是作为金融科技公司,搭建三个平台和六项服务,为整个金融行业进行赋能的开放心态和生态思维。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有137年历史,被誉为现代MBA发源地,也是世界第一商学院。沃顿案例库分析的80个案例中,金融案例有15个,其中飞贷金融科技占了两个。撰写案例的Amit教授评价道“飞贷金融科技的成就和创新非常独特,它的创新是全球金融科技行业最佳实践,其对小微金融借款人的独特价值主张、技术创新,以及领先的风险管理实践正在重塑全球移动信贷的格局。”此外,飞贷还连续两次入选中国百优案例。

 

我相信这些荣誉都是飞贷金融科技之所以成为“隐形冠军”最有力的注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