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深圳市委宣传部、中国记协与香港商报共同举办的 “改革前沿 开放广东”——2018世界媒体创新深圳行大型活动17日正式起航,在为期四天的时间里,来自英国金融时报、法国国家电视台、新加坡海峡时报等近50家世界知名媒体参访了若干中国创新代表企业。值得关注的是,除了腾讯、平安等知名企业,飞贷金融科技作为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金融科技创新代表,成为深圳创新行中重点参访的一站。

    “飞贷是一家专注于服务银行等金融机构输出的科技公司,我们正在通过原创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助力银行等金融机构帮助那些无法获得融资或者是足够融资的人,让融资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容易、普遍且实惠。” 飞贷金融科技公司总裁曾旭晖在接受来自全球的媒体访问时表示。

   

     困局待解 

    小微企业融资难题依旧

    众所周知,小微企业融资难是全球性问题,至今全球并未找到一个令各方满意的解决方案来纾解小微企业的融资难。

    根据世界银行2018年发布的《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对新兴市场微型、小型和中型企业融资不足与机遇的评估》报告,我国中小微企业潜在融资需求达4.4万亿美元,融资供给仅2.5万亿美元(16.5万亿人民币),潜在融资缺口高达1.9万亿美元,缺口比重达43.18%。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银行家问卷调查报告》,当前小微企业贷款需求指数达66.3%,尽管较一季度有所回落,但同比仍上升了3.1个百分点。而且,小微企业贷款需求长期高于大中型企业的贷款需求。更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和结构性去杠杆政策的逐步落地,商业银行的风险偏好明显下降,银行贷款审批指数也随之降低,银行资金供应难以满足企业的资金需求,特别是小微企业的资金缺口。

 

    寻根探究 

    小微企业融资难在哪

    小微企业融资难一般认为主要存在两大问题:第一个问题,即信息不对称。因为小微企业的很多信息不透明,而这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来说,得不到清晰的信息,金融机构不敢向小微企业放贷。在我国,为了解决这种信息不对称问题,通常的作法是,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了对冲损失,会要求小微企业进行担保或者抵押。而对于小微企业来说,一般又提供不了抵押品。第二个问题,金融机构也是市场化的,他们对于收益和风险非常关注,也需要盈利目标和压力。因为做小微企业信贷,银行等金融机构是不赚钱甚至亏钱的,所以他们没有很强的动力为小微企业融资。

    从另外的角度来说,目前小微企业申请贷款的流程可以说是得层层过关。比如,申请环节,小微企业通常会去银行网点交很多需审批的资料,而这需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得到回复。即便银行已经批复,小微企业也要面对各种限制。还有诸如提前还款、还款后再续借等问题,小微企业可谓困难重重,而这却是目前小微企业申请贷款的常态。

    曾旭晖坦言,正是基于此,飞贷金融科技产生了这样的愿景:希望在互联网时代,小微企业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融资。

 

    破解之道 

    移动信贷整体技术

    据曾旭晖在现场介绍,飞贷金融科技专注于普惠信贷领域八年,基于前沿技术的创新应用和数百亿元资产的业务实践,推出了覆盖业务全流程、运营全体系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助力银行等金融机构移动信贷的转型升级。2017年推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涵盖三大平台——神算移动科技平台、天网量化风控平台、慧眼智能大数据平台和六大服务——移动信贷产品服务、品牌与营销服务、核算与清算服务、风控运营服务、智能客户运营服务、经营决策分析服务,支持合作金融机构在风险可控试错成本极低的情况下规模化发展移动信贷业务。

    凭借三大平台六大服务,飞贷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已助力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在小微企业信贷方面实现高速发展。根据飞贷提供的数据显示,在飞贷的技术输出支持下的合作金融机构发放贷款已达300亿元,新增用户近千万。

    不过,曾旭晖向媒体团透露,新时代正在向更为智能的方向发展,AI将会是金融的下一个风口。飞贷已经未雨绸缪的正在孵化更多的技术项目,令AI能够帮助小微企业得到更加智能的信贷。可以说,在金融领域,敢于抛弃传统IT底层架构,大胆引用互联网架构来实现科技平台的安全性、可扩展性的科技公司,飞贷的创新速度再一次领跑同业。

    正是因为飞贷孜孜不倦的创新,飞贷成为了有137年历史的美国沃顿商学院中唯一的中国金融科技案例。要知道,美国沃顿商学院只有82个案例,其中金融案例有15个,而飞贷独占了两个。撰写案例的Amit教授评价道,“飞贷金融科技的成就和创新非常独特,它的创新是全球金融科技行业最佳实践,其对小微金融借款人的独特价值主张、技术创新,以及领先的风险管理实践正在重塑全球移动信贷的格局”。

 

    技术输出 

    助力普惠金融落地

    飞贷积累8年之久且经过数百亿资产验证的整体技术,只能为飞贷所用吗?

    曾旭晖肯定地说,“不。”他表示,飞贷希望把飞贷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完整输出给金融机构,成为金融机构自身的能力,从而发挥更大的价值。飞贷将会作为技术服务商,把我们全部的技术输送给到金融机构,比如银行、信托、保险公司以及其他的小额贷款公司,让他们拥有一个高起点的信贷技术。以他们为平台,去服务更多的小微客户,让普惠金融落到实处。

    在曾旭晖看来,目前市面上有很多金融科技公司,但他把金融科技公司分为三个类型,第一类为资源型公司,基于既有生态,拥有获客流量或大数据,提供引流或外部大数据。第二类为技术性公司,即在某一金融应用场景中拥有独到技术,提供组件式、嵌入式的技术,例如智能获客、智能投顾等。第三类为应用型公司,集成资源与科技,提供给银行一整套客制化的,直接可以进行生产的金融科技应用体系。这类企业一般需有四个方面的能力:前沿的技术研发能力、丰富的金融业务经验、链接外部资源的能力、集成和应用的能力。而飞贷作为应用型金融科技企业在技术输出方面的优势主要体现在:第一,整体输出。不同于其他单一或若干模块输出的企业,也不仅仅是一套简单的系统,飞贷输出的是完整的移动互联网信贷体系,涵盖了在产品、科技、风控、大数据、品牌营销、运营等方面的核心能力。第二,大规模实践验证。安全性、稳定性和可靠性经过了数百亿资产的实践验证。有飞贷参与联合运营,项目可以在优良状态下开展,合作机构无需承担前期试错成本,投入成本、时间成本低且项目风险可控。第三,不依赖特定的资源。飞贷的体系具备强开放性和普适性,不需要依赖特定资源,可通过完全市场化、多样化、多渠道的方式进行营销获客,实现业务规模的大幅增长。第四,支持合作机构能力建设。飞贷会作为“陪练”,提供包括数据、方案、各种建议的输出等方面的支持,在合作中将科技、风控、大数据等相关技术完成能力转移。

    可以说,飞贷正是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及商业模式创新,将信贷技术不断输出,助力金融机构低成本、规模化地发展移动信贷,提高小微金融服务的可得性、覆盖率、满意度,从而推动了普惠金融的落地。

    中国人民大学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在飞贷战略升级发布会上就曾表示,飞贷为普惠金融传达了一种信心,现在中国94%以上的中小微企业还没有得到相应的金融服务,那么飞贷团队取得的成果,为全世界普惠金融发现了一条捷径,对普惠金融是一种指引,金融科技推动普惠金融最后1公里建设。

 

    现场解惑 

    飞贷赢得充分肯定

    在此次媒体团访问过程中,飞贷金融科技的创新技术引发了在场媒体人的特别关注。在回答荷兰金融时报记者关于人脸识别技术的问题时,曾旭晖表示,飞贷对风险的防控有基本的法则,基于数据、模式和规则的量化风控体系是飞贷投入高达二十多亿、经反复实践论证研发的。而面对日本读卖新闻记者关于如何甄别虚假信息的问题时,曾旭晖表示,飞贷风控体系会对信息进行处理,除了客户自己输入的信息,飞贷还会根据客户授权,从其授权的合法渠道获得相关信息,交叉验证,以此判断个人是否提供虚假信息。

    土耳其光明日报记者LEVENT ULUCER对飞贷同类竞争品很感兴趣。“跟我们基本一致的产品基本没有,”曾旭晖表示,“中国移动互联网信贷产品很多,虽然大家都在做移动信贷领域,各个企业的产品是不相同的,像我们这样把整体技术输送给金融机构的很少,我们是科技定位的公司。”

    曾旭晖最后表示,深圳给创业者提供了非常理想的环境,其综合环境可媲美硅谷。“深圳创新要素充分聚集,包括事业、人才、思想、创业者的激情,深圳很适合创业。”曾旭晖说,“在深圳工作20多年来,我感受到了深圳的发展并为其感到骄傲,希望来到深圳的世界知名媒体人也能在这些天的访问中,感受到我的这种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