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T

Raphael Amit教授在“金融科技与小微贷款的未来”专题论坛发表演讲

“金融科技是将创新型的商业模式用到金融服务当中,降低金融服务当中的摩擦和低效的情况,从而提升金融服务的运营效率,能够有效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进而造福整个社会。”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Marie和Joseph Melone教授、创业中心学术主任Raphael Amit在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主持的“金融科技与小微贷款的未来”专题论坛上表示。

论坛上朱民院长也归纳了目前金融科技助力小微贷款发展的四大模式,朱民院长表示,“目前金融科技助力小微贷款的四大模式:一是以建设银行为代表的大银行模式,二是以网商银行、微众银行、百信银行为代表的金融科技模式,三是以常熟银行和泰隆银行为代表的线下到线上模式,四是以飞贷金融科技为代表的赋能模式。”

在这场专题论坛中,Amit教授以斩获了“全球小微金融奖”重要奖项的中国金融科技企业——飞贷金融科技为例,展示了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如何通过创新缓解小微贷款难题,Raphael Amit教授指出,“飞贷金融科技致力于提供稳健创新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通过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的创新应用,再借助丰富的移动零售信贷经验,帮助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实现移动信贷的转型和升级,已成为全球金融科技的最佳实践者。”

笔者注意到,飞贷金融科技是唯一入选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中国金融科技案例,Amit教授作为案例的撰写者对飞贷金融科技的“关注”由来已久,2015年10月和2016年8月,Amit教授两次访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均提到飞贷金融科技对中小微企业的创新和贡献。

据了解,沃顿商学院已成立138年,只有82个案例入选,平均每年不足1个。仅有的15个金融科技领域案例中飞贷金融科技就占2个。“现在每年有超四百名学生在深入研究飞贷金融科技案例,学习如何将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的创新结合起来。”Amit教授介绍说。

飞贷金融科技作为行业先行者,究竟是如何服务传统金融机构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呢?它又有哪些独特的创新模式?在论坛期间,Amit教授也同笔者进行了深入交流,对诸多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解答。

金融科技成小微企业贷款难题之新解

“当下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局面主要是由三大问题造成的。”Amit教授解释说,正常的贷款模式就是企业去银行贷款,银行就让企业提供一些抵押品,但是中小微企业的抵押品不足以使银行信任中小微企业,这就引出了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三大问题:信息不对称、双方的利益冲突和成本问题。

而金融科技无疑已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新解。中国作为金融科技较为活跃的市场之一,金融科技在短时间内快速崛起,在全球市场表现出较强的竞争力,甚至在一些基础领域已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成为全球市场金融业的亮点,甚至是引领者。金融业依靠技术和数据的力量完善风控体系建设、提升运营效率、改进产品设计,成为助力民营企业发展、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也正是如此,中国银行业的发展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跟美国相比,中国的金融科技市场无论从技术角度还是从客户采纳角度来看都更加先进。”Amit教授认为,相比于中国,美国金融科技的发展还处于初期,而中国的金融科技市场值得美国同行借鉴。

专注金融科技服务的提供商由此诞生

就目前而言,互联网科技对于金融行业的影响微乎其微,因为金融本身并未发生改变,真正改变的仅仅只是金融行业去中间化的流程和环节而已。

简而言之,金融科技是基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一系列技术创新,全面应用于支付清算、借贷融资、财富管理、零售银行、保险、交易结算等六大金融领域,实现金融+科技高度融合。一言蔽之,金融科技是将科学技术应用于金融行业,服务于普罗大众,降低行业成本,提高行业效率的技术手段。

金融科技的一系列优势,使得传统金融机构青睐金融科技,并加大金融科技的投入。虽然大部分中小银行已经分别在手机银行、直销银行、微信银行、线上生活平台等方面进行了有益尝试,但其在开展金融科技时有些银行面临机制僵化、技术落后、资金不足、运营偏弱等多种困难。也因此,众多银行机构有谋求外部金融科技合作的需要。

飞贷金融科技总裁曾旭晖根据与银行多年的合作经验曾表示,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演进已经进入“回归”与“分化”阶段。其中,“回归”在于金融科技回归科技,银行回归金融机构。而“分化”在于,中小银行与大型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呈现不同的选择路径,大型银行更倾向于内部自建金融科技,中小银行与外部合作的需求则较强。

面对大量传统金融机构的金融科技转型需求,金融科技服务提供商就此诞生,一批以飞贷金融科技为代表的金融科技机构开始利用自身科技力量服务于传统金融机构。

用科技赋能金融机构,飞贷成为金融科技赋能模式代表

作为朱民院长归纳的四大金融科技助力小微贷款模式之一,飞贷金融科技可谓是赋能模式的完美实践代表,通过科技创新和模式创新,飞贷金融科技助力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快速、低成本地进行数字化转型,驶入创新发展快车道甚至建立起竞争壁垒。

传统金融是典型的“小数据”金融,客户经理获取客户资产、财务、信用信息手段单一,数据呈低纬度、少数时点、碎片化特点,难以对客户形成统一认知,资金风险系数高。飞贷金融科技却能以大数据为基础,通过云计算等技术手段,为传统金融机构提供覆盖业务全流程、运营全体系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

“我认为飞贷金融科技属于技术应用型公司。”在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孔泾源看来,飞贷金融科技不依赖于特定资源或单一技术,而是依靠不断迭代的能力,自力更生。这种能力的积累在于其始终没有将追求利润最大化作为唯一 KPI,而是将重心聚焦在技术研发和科技进化。其转型过程比较典型地体现了科技对金融服务方式和质量的创新价值。

运营模式方面,飞贷金融科技的前瞻性更显露无疑。在以网络借贷为代表的业务模式风起云涌之时,面对不断涌现的“淘金”机会,飞贷金融科技选择了当时并不“主流”的与银行合作的模式,在不触碰资金的情况下,帮助银行对接有贷款需求的个体或小微企业。在2017年,飞贷金融科技在业务模式上再次进行重大变革,战略上逐步由To C向To B转移,定位于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输出。

相较于此前迭代中更多通过技术优化资金资产的连接效率,此次转型涉及到企业盈利模式和收入方式上的根本性变化。飞贷金融科技的这套移动互联网信贷体系涵盖了包括产品、科技、风控、大数据、品牌营销、运营等三大平台六大服务,共计九个模块方面的核心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向银行等金融机构输出技术的过程中,与传统To B服务卖系统不同,飞贷移动信贷整体技术有四大核心优势建立竞争壁垒:涵盖业务流程方方面面的整体输出,可使合作方业务快速上线;数百亿资金实践验证,可大大降低试错及机会成本;不需要依赖特定资源,即可实现业务大规模增长;支持合作机构能力建设,飞贷金融科技会作为“陪练”,提供包括数据、方案、各种建议的输出等方面的支持,在合作中将科技、风控、大数据等相关技术完成能力转移。

金融科技重要实践者飞贷已荣获国内外多项大奖

“飞贷金融科技无论是在技术领域还是商业模式方面都进行了很大的创新,并成功地将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的创新结合起来,给小微金融带来了颠覆性、革命性的变革。”Amit教授分析道,飞贷金融科技的创新是独一无二的创新,是全球重要的金融科技实践,因为它的创新管理团队已经将其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无缝整合。

多名业内人士指出,B端服务市场已成众多机构抢夺的“高地”,随着在消费端(C端)创新空间不断缩小,创新逐渐向企业端(B端)转变,下一个十年技术与产业的融合是大势所趋。预计到2025年,该模式给科技企业带来的整体市值将达到人民币40万亿~50万亿元。

目前,飞贷金融科技已与人保财险、北京银行、华润信托、通联支付等多家涵盖保险、银行、信托、支付四大金融子行业的多家头部企业达成全面整体技术输出合作。据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截至2018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共有法人机构4588家,95%以上的法人机构属于中小银行,这意味着应用型输出将迎来巨大市场想象空间,以飞贷金融科技为代表的创新金融科技企业,未来十分可期。

看到飞贷金融科技价值的不只是Amit教授,飞贷金融科技创新模式在中国取得的成功,也获得了全球金融行业的普遍认同。2018年11月,飞贷金融科技斩获“全球小微金融奖”,这一奖项堪称国际金融创新领域的“诺贝尔奖”,而飞贷金融科技是唯一获此大奖的中国企业。同年5月,飞贷金融科技登上美国《时代周刊》,被称作“全球金融科技最佳实践”。

对于未来的布局,飞贷金融科技董事长唐侠表示,未来我们只有一个定位,就是专注做科技,专注做金融科技。“我们希望能服务更多的金融机构,贡献出更多的生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