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杨姐说】

 

“已经有五十多家银行主动找到我们!”飞贷联合创始人、首席产品官卜凡德透露,飞贷要向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开放自己的“核心”能力——输出领先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已经成了业内讨论的焦点。

 

看起来有些匪夷所思,这家入选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中国金融案例的公司,正在主动从2C市场转向2B,不,应该说是试图做一次2C+2B的升级。

 

飞贷董事长兼CEO唐侠给出的理由异常简单:如果飞贷能够开放自己的核心能力,那么中小商业银行、小贷机构等传统金融机构就可以分分钟轻易制造出“自己的飞贷”——这是一个可能达到30万亿的市场。

 

飞贷的这套能力,既不像BAT那样在自己固定的用户池中捞取那些“优质客户”,也不是找人担保、审核再进行放贷的“老一套”,而是来一个审一个的“即查即贷”型——这意味着,飞贷可以服务的用户是中国所有有贷款需求的人!

 

银行们纷纷来询问的大多数问题集中在两个上——飞贷自己还做不做2C的市场,以及飞贷能给他们输出哪些“核心能力”,帮助他们做到哪些服务?

 

飞贷的答案是明确的:第一,暂时并不放弃随借随还的助贷APP——飞贷,这个软件一年内用户增长数量整整76倍!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飞贷将更多地将其视为一块“自留地”,一旦有了什么好的服务idea,可以先在这块试验田里实施再输出,确保提供给B端用户的是经过验证的成熟领先技术。

 

第二,此次飞贷准备好的升级——其实是一次全方位的能力输出,涉及九大模块,30多种功能,覆盖中小银行、金融机构在做小微贷款时的几乎一切需求!

 

那么飞贷为什么要这么玩?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呢?

 

从台前到幕后

 

对于飞贷来讲,这是一次“从台前转向幕后”的升级。

 

杨姐以前给大家讲过,飞贷的2C生意是基于一个痛点,这个痛点就是中小企业、个人有些急用的时候,银行没法提供高效服务,所以被飞贷找到了商机,比如杨姐这样资质的用户。

 

但飞贷也并不是自己把钱借给用户。尽管用户都要登录飞贷APP来借钱,表面上看是跟飞贷借,但其实是飞贷用一个充满了黑科技的“盒子”来判定杨姐是否有信用有能力还钱,然后再把杨姐推荐给银行,银行再把钱借给用户,其生意模式为:

 

“B(银行)2B(飞贷)2C(用户)”——飞贷直接面对用户。

 

但是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因为每个银行都有贷款配额管控的监管,这个配额是央妈定的,因此我们经常听到年底银行没钱发放贷款的说法,所以有的时候如果银行没钱借给用户,用户就会很不爽,认为是飞贷的问题。那么升级之后又怎样呢?

 

银行如果接了飞贷的服务,那么以后杨姐就可以直接找银行,银行有了飞贷的核心能力,可以快速、大幅提升自己的产品:例如基于移动信贷的风控技术,当然还有能够承载高并发数毫秒级处理的IT技术等等,杨姐就可以在银行贷到款,跟此前的“飞贷”一样。

 

懂了吧,如此一来,飞贷将从此前对接十家银行,转为对接所有银行,其生意模式为:“B(银行)2B(飞贷)”,再由银行直接面对用户。

 

当然,飞贷并不只给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提供单一的IT技术或风控能力,而是一整套“武功”。

 

飞贷董事长兼CEO唐侠

 

换句话说,飞贷其实是把所有的核心数据和服务模块,经过研发后产品化,形成了九大模块,构成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输出的体系:产品、科技、核算与清算、风控、贷后管理、大数据、客户价值管理、品牌营销支持、经营决策支持等等。

 

中国普惠金融学院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把飞贷的升级看成是“为全世界普惠金融发现了一条捷径,对普惠金融的发展是一种指引。”

 

财经评论人叶檀则认为,飞贷不像阿里、京东,需要买东西才有数据。飞贷不依赖于特定的消费或社交场景数据,是真正的风控体系。如果飞贷把这套技术系统运用到金融机构,那么她相信中国的信用时代就真的到来了。

 

美国个人信贷信用评分机构费埃哲(FICO)中国区总裁陈建则指出:“飞贷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还有意识地引进了业界最先进的技术,找全世界最领先的合作伙伴,对业界,尤其是中小型金融机构是特别大的好事。这套技术涉及了方方面面,是‘整体’赋能金融机构。”

 

在杨姐看来,传统银行现在是面临很大困境的,他们越来越抓不住用户了——论支付,现在哪个年轻人不是把零钱放在余额宝、微信里当信用卡刷;论理财,银行5%的收益……唉,也就是退休的人为了维稳才能忍受;论贷款呢,艾玛,那马化腾家的微粒贷、马云家的蚂蚁小贷——厉害不厉害杨姐我就不说了,这些难道本来不都是银行有心无力顾及的市场么?

 

现在呢,飞贷这么一干,对于银行来说,不再像以前那样只出钱,而是可以拥有自己的个人小贷用户——艾玛,恐怕大家不知道,小贷其实也有高频需求,唐侠在会上透露的一个数字是,使用频次最高的一位小企业主一年在飞贷上借了100多次钱,用于生意周转。

 

风口: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

 

唐侠口中的“普惠金融”一直是政府非常鼓励、支持的,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金融要脱虚向实,服务实体经济”“借助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助力普惠金融”,宏观政策导向非常明确。

 

那么这个实际存在的普惠金融市场空间究竟有多大呢?

 

人民银行今年发布的2016年金融报告中提到,去年的小微及个人消费信贷规模接近23万亿,而且可预见这依然是没有被充分满足的需求。

 

没错,这就是飞贷看中的那个未来:监管层有明确的政策导向,银行有强烈的转型意愿,用户有巨大的需求!

 

然而,在过去几年中普惠金融行业的发展也暴露出了诸多痛点。

 

“因为过往监管法规要求、业务特性、体制等诸多原因,各家金融机构在推进普惠金融的建设方面,无论是产品设计、风险管理技术、互联网科技技术等方面都举步维艰,进展缓慢,难以满足市场的巨大需求。在前不久举办的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女士就直言‘普惠金融的最后一公里落地’是一大难题!”卜凡德说。

 

为什么飞贷能认为自己输出领先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是银行们感兴趣的呢——因为基于速度和成本的考虑,银行产生了“一步到达彼岸”的需求。

 

举一个栗子,互联网化的转型要面对诸多的明枪暗箭,飞贷也是跨过很多沟沟坎坎、踩过很多雷区才到达今日的核心。

 

“这里面还不仅仅是辛苦的问题,转型的直接成本、试错的成本,以及作为金融行业必然的风险损失成本都是非常巨大的。”卜凡德说:“在过去这些年,飞贷算过一笔账,我们的人才、软硬件投入以及风险成本,累计投资已经超过了20个亿,这不是一般的机构能承受得了的,况且就算能投入也未必能成功,还面临着时间窗口的问题等等。”

 

飞贷首席产品官卜凡德

 

而飞贷今天的战略升级,其实也是从市场需求中来的。

 

没错,银行们其实也经历了太多的痛点、困惑,走了很多弯路,在过去与众多的金融机构合作的过程中,唐侠、卜凡德以及飞贷的其他管理层其实已经不断收到各家机构向其提出的诉求——除了资产助贷的合作,可否向银行机构们提供技术的输出?

 

“飞贷在过去两年业务暴增,通过努力我们当然也可以在未来做到上千亿,但是与巨大的需求相比,单靠飞贷毫无疑问是满足不了的。”唐侠坦白地说:“基于以上种种原因和思考,飞贷才决定进行战略升级: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输出!”

 

顺“势”

 

“原来基于内部的创新是如此苍白无力,无法给你带来真正的竞争核心力量。我们自从接触到战略定位这门学科以后,逐渐明白,我们的创新、转型都是要基于我们的用户。”这是飞贷CEO唐侠在反思飞贷的几次转型时的真心话。。

 

唐侠此次战略升级想抓住的机会,就是在普惠金融的大潮下银行升级纯线上信贷产品的迫切愿望。换句话说,银行才是这个大潮刚刚兴起时率先产生需求、且这个需求即将井喷的市场——透过服务银行,飞贷仍然服务于用户。

 

而在这个井喷中的市场中,传统银行们只有去携手金融科技伙伴才是最优选。当然,对于飞贷这样的技术公司来说,可以令其商业模式更加丰富。

 

这很容易理解,如果此前飞贷只能做到千亿规模的话,未来飞贷要面对的则是30万亿的市场。当然,与此同时飞贷的合作伙伴也将从原来的十多家扩展到两三百家中小银行机构。

 

“干着卖白菜的工作操着卖白粉的心”的杨姐曾经问过飞贷首席产品官卜凡德一个问题,针对银行是怎样进行收费,是按照服务包年、包月还是每鉴定一笔,收一次服务费?

 

在杨姐看来,包年包月可能现在是赚得多点,但一旦业务量爆发,无疑还是按次的服务费的收入比较具有想象空间!

 

卜凡德的回答是:这是一个与合作金融机构共赢的商业模式,我们的收费一定是基于合作方获利我们才会有收益,当然具体的收费一定是看合作的具体内容而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