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的一场变革,正在悄无声息地进行中。从伦敦这样的全球金融中心,到深圳这样的“中国硅谷”之城,金融科技都在扮演着先锋角色。

 

野马财经近期游学英国了解到,伦敦监管层已经制定了Open Bank计划,强制要求银行等传统机构使用金融科技;野马财经又在最近参加了飞贷金融科技的战略升级发布会。

 

作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全球领导者,飞贷将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开放共享产品、科技、核算与清算、风控策略、风控运营、大数据、客户生命周期管理、品牌营销、经营决策支持等九大模块的核心能力,护航金融机构零售信贷业务往移动互联网转型升级。

 

飞贷首席产品官卜凡德宣布战略升级

 

一场金融机构全面拥抱金融科技的运动在伦敦发起,一场服务金融机构零售信贷转型的战略升级在深圳打响。空间万里之远,时间却在金融科技的连接下,彼此相碰。

 

趋势是显而易见的,过程还需调整与适配。如嫁娶这件喜事,却总要双方看对眼。从金融科技公司来看,服务金融机构必然要解决对方痛点。作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全球领导者,飞贷就看到银行零售信贷业务存在以下三大趋势:

 

一是银行零售信贷业务作为普惠金融的重要一环,一直受到政府鼓励、支持。2017年国家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借助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助力普惠金融”。

 

二是市场需求巨大,银行对零售信贷业务升级的诉求迫切。在央行今年发布的2106年金融报告中提到,去年的小微及个人消费信贷规模接近23万亿。

 

三是在政策导向及需求的推动下,银行等机构已经开始行动,推出了各种类型的线上化产品。但是在产品设计、风险管理技术、互联网科技技术等方面的进展缓慢,难以满足市场的巨大需求。

 

基于此,飞贷决定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以此来助力金融机构零售信贷业务往移动互联网转型升级。

 

这样的战略升级能达到目标吗?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是否需要飞贷的赋能?我们可以先从伦敦的Open Bank计划说起。

 

全球金融科技迎来爆发期?

 

野马财经“十一”长假组织了伦敦游学,伦敦金融城一片密集的高楼,聚集着数以百计的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但流连这些高楼中,自然想到1986年由撒切尔政府领导的伦敦“金融大爆炸”运动。

 

这次变革引入更国际化管理作风,将电脑和电话等电子交易方式取代了过去传统的面对面谈价,使竞争激烈程度剧增。

 

果敢的创新加监管的强力介入引导,造就了伦敦金融的长久繁荣。不过,在当下全球崛起的金融科技扰动下,这些百年金融机构,正面临着暗流涌动。

 

野马财经了解到,为了应对金融科技的冲击,伦敦的监管层已经制定了Open Bank计划,这项计划强制要求银行等传统机构使用金融科技,比如开放API,使用第三方应用程序和服务,从而利用金融科技,革新金融生态系统,提升传统金融业务。如收集各大投资银行的信用数据Credit Benchmark,主要业务是对银行内部的信用等级信息进行整合。银行信息开放将会成为其业务增长的助推力。

 

当地的金融科技创业公司认为,这为金融业的再次蜕变做好了制度铺垫,可以称得上是第二次“金融大爆炸”变革。对于有核心技术的创业公司而言,是重大利好。

 

金融科技解决银行转型升级“普惠”问题

 

视线转回中国这片创新热土,金融科技的发展更是如火如荼。德勤发布的《联通全球金融科技2017金融科技中心临时报告》中指出:2016年完成的金融科技风投交易额中,中国名列榜首。根据Visual Capitalist的报告数据,在全球目前27家金融科技独角兽中,中国就占了8家。

 

而且,在近几年的发展过程中,服务金融机构的趋势也正在清晰。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2107)》指出,金融科技已经由外而内地渗透到商业银行各个环节,将加速推进其转型发展。

 

我们看到,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服务金融机构的思路正与世界接轨。作为入选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中国金融案例,飞贷就在此时公布对外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护航金融机构零售信贷业务往移动互联网转型升级。

 

金融机构零售信贷往移动互联网升级,金融科技可以解决哪些痛点?

 

传统金融机构进行移动互联网信贷转型升级并非易事。波士顿咨询的报告中指出,银行也有明显短板,如业务流程繁琐、准入门槛高等。飞贷首席产品官卜凡德根据经验指出,两大成本会让转型升级的金融机构错失风口,甚至导致失败。

 

首先是转型成本,需要“换脑、换手、换脚”。

 

换脑:从一个熟悉的领域到不安全的领域,银行等机构至少要从客户思维、互联网思维、产品思维三方面进行转换;

 

换手:业务转型至线上,组织架构需要进行从内到外的革新;

 

换脚:在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必须小步快跑、快速迭代。

 

“三换”如同脱胎换骨,而这对于受政策、架构、盈利等各方面约束较大的银行业而言,难度大,成本高。

 

其次,试错成本也是一大问题。

 

第一,时间窗口稍纵即逝。漫长的自主研发周期,导致错失稍瞬即逝的风口,稍晚一步,或只剩市场的残羹冷炙;

 

第二,经验和数据的积累,需要交付巨额试错成本,风控、科技成本的暴增是必然;

 

第三,承受资金亏损压力,转型中风控、科技、上线的不确定性,抬高了风险成本,加大资金亏损的可能性。

 

这些难题不仅是中国银行业转型的难题,英国的Open Bank计划也有这方面的针对性。剑桥商学院的郝睿教授,当地看重金融科技,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来解决当前的种种弊端,全新升级金融服务。

 

在两大成本约束下,银行要寻求极速转型,与经验成熟的金融科技公司合作自然是首选,那么,飞贷作为拥有全球领先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的金融科技公司,又是如何助力金融巨头的呢?

 

金融科技威力显现,飞贷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全球领先,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下,金融科技正显现出天然优势。

 

以飞贷为例,2015年转型移动互联网,推出随借随还的手机助贷APP“飞贷”,有效链接银行等金融机构和借款人。借款人通过飞贷APP,可实现从银行等金融机构快速借款,享受随时随地随借随还、3分钟最高借款30万的融资服务。

 

过程高效快捷方便,极致的用户体验得到了市场认可,飞贷手机助贷APP上线的不到两年来看,客户数较之前线下模式足足增长了76倍,一年超越3000同行。

 

市场成果的背后是风控与科技的支撑。

 

对于飞贷来说,7年实践,深谙金融核心在于风控。飞贷通过引入与风险管理领域世界排名第一的FICO的合作及自身多年的经验、数据的积累,构建了一套智能化、自动化及可量化的动态风险管理体系。自上线以来,成果卓著。

 

FICO中国区总裁陈建在飞贷战略升级发布会上说:“这一整套体系是飞贷过去几年成功证明了的,行之有效的,现在赋能金融机构,这对于很多金融机构伙伴来说意义重大。”

 

此外,在科技方面,经过多年的投入及潜心的研发,飞贷已经达到非常高的水平,交互速度达到200毫秒、单机承压能力达到了2000TPS(每秒2000笔交易)、7×24小时自动运维。

 

 

英特尔技术总监周伟瑛对此说,基于飞贷业务规模和运作需求,飞贷的IT团队能稳妥实施整个IT架构,我觉得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他们的IT实力从英特尔的角度,我们是很认可的。

 

金融大爆炸:

飞贷战略升级受百家金融机构认可,中国经验示范全球

 

仅仅把视线放在飞贷上,我们也可以看到,金融机构已纷纷参与到金融科技的快跑中。在飞贷战略升级发布会上,飞贷全新战略受到在场百家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关注。事实上,过去两个多月,飞贷已与近50家各类型金融机构探讨合作,既有海外金融机构,也有国内的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小贷公司。

 

以飞贷为代表的金融科技正与金融机构强强联合,迈向一个金融大爆炸的新时代。而在爆炸声中,我们却又看到了温情的一面,其中所蕴藏的普惠金融意义巨大。发布会现场,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从普惠金融的社会价值出发,有感于飞贷取得的实践成绩。他讲到:“我对飞贷公司非常敬佩,飞贷对普惠金融有非常大的启示,对普惠金融发展有一种指引。”

 

贝多广发表《金融科技助力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建设》演讲

 

当下,伦敦已经开始为力保其全球金融中心地位而努力。无论下个全球金融中心在哪里,金融科技都是这一轮金融竞赛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中国的金融科技这棵大树已枝繁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