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在西班牙马德里的中小企业金融论坛(SME Finance Forum)第四届年会上,来自中国深圳的飞贷金融科技获得了“年度产品创新”最高奖铂金大奖。这是世界银行和G20共同颁发的小微领域全球性的权威奖项,飞贷金融科技成为中国唯一获得该大奖的金融科技公司,此次也是中国金融科技企业首次荣膺由世界银行权威组织颁发的国际大奖。 

 

飞贷究竟有什么秘诀?又将如何改变中国微金融的版图?带着这些疑问,本刊采访了飞贷金融科技的董事长唐侠。 

 

砥砺前行,革故鼎新 

 

2019年2月15日。刚过农历新年的深圳没有一丝春寒料峭,大街上熙熙攘攘,人们怀揣着对新的一年的期许来往穿梭于城市中,这个改革开放的“桥头堡”显得格外生机勃勃。正是在这个日子,记者一行来到了位于南山区金融科技大厦的深圳中兴飞贷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贷”)。出了停在20层楼的电梯,眼前豁然开朗的“简洁+科技范”十足的办公环境一下就让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飞贷的员工们正安静,同时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在20层的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我们见到了这位飞贷的掌舵人。“抱歉让你们久等了,从今天开始的三天时间里,我们都在开公司的‘两年会’,在飞贷的发展历史上我们还没这么做过。”唐侠笑着说。事实上,这次“两年会”并非真的像唐侠说得那么风轻云淡,飞贷目前的商业模式正处于一个异常关键的时期,而这一切,都源于飞贷一年多前的那次战略升级。 

 

2017年10月,在飞贷“赢在中国”的战略升级发布会上,唐侠宣布飞贷将进行战略升级,全面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 支持银行等金融机构向零售信贷业务转型升级。“一舞剑器动四方”,这个决定引起业界一片哗然。彼时的飞贷在TO C端已经积累了整整八年,八年的专注普惠信贷和创新引领的前沿技术,数百亿资产的业务实践和业内首家的业务全流程覆盖。说变就变了吗?“是的,就是自己革自己的命。”唐侠的回答简短而干脆。 

 

自互联网和移动通信技术快速发展以来,微金融领域就成了中国金融生态圈中的“兵家必争之地”。金融科技公司快速崛起,市场的参与者随着技术的日新月异“你方唱罢我登场”,中国的微金融版图时刻都经历着巨大的变动。历经“金融+科技”的最初火花,到“互联网金融元年”的黄金时代,再到“P2P暴雷潮”的市场巨震,大浪淘沙后的玩家大多身怀利器,在不同的领域里各擅胜场。飞贷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已经达到行业领先水平, 凭借着在持续的创新和升级中练就的一身本领,飞贷本该沿着TO C的既有坦途一路向前。唐侠选择在此刻变革,转战TO B,确实在业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实际上,这并不是唐侠第一次出人意料了,“搅局的坏小子”正是唐侠在创业早期的“关键词”。2010年,飞贷成立之初,立志要摈除小微金融服务流程繁琐、效率低下等痛点的唐侠,手握做“信贷工厂”的理念,杀入了微金融领域。“在2010年的中国,用信贷工厂可以做好小微金融,刚创业时我就是带着这种目标去设计流程的。”唐侠说。结果并不出唐侠的意料,飞贷的信贷工厂模式将市场上普遍需要3天才能完成的信贷流程缩短到了1 天,大大提高了小微金融服务效率。 

 

2013年,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元年” 开启。在市场的助推和政策的呵护下,积累已久的互联网科技和金融迸发出了耀眼的火花。在微金融领域,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下沉和大量新竞争者的快速涌入,在极短时间内大大拓展了长尾人群的服务版图。但在普惠金融快速深入发展的同时, 这片蓝海也被很快“染红”。当年10月, 尚在移动互联网萌芽之际,唐侠团队首创O2O金融模式,推出飞侠APP,实现了线上获客、线下服务以及风险控制的无缝对接,再次提高小微金融服务效率,引领行业发展。“从骂声一片到争相效仿。”唐侠说。 

 

在4G移动互联网发展浪潮下,2015 年,唐侠带领飞贷开启了第三次转型,突破“申请难、获批难、用款难、还款难、再借难”传统贷款五大难,在全球首推飞贷APP,仅需一部手机,即可实现三分钟四步骤、随时随地、随借随还等极简贷款服务,完美契合普惠金融发展三大目标——提高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 

 

2017年,随着国家宏观层面对普惠金融的支持及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的决心,唐侠做出了全面开放技术、实施科技战略再升级的决定,将飞贷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输出给持牌金融机构。“在TO C 方面,我们不想做大,我们是弱牌照,全资子公司研信小贷是互联网小贷牌照,没有优势,资金上有明显短板。不如就打开格局,把所有的技术做成熟,然后开放给强持牌的金融机构,也符合国家对产业的规划趋势。”唐侠说。 

身有飞翼,心有灵犀 

在人类众多的活动中,唯一一条永恒的规律就是变化。因此,只满足于今天的企业,在变幻不定的明天就会感到难以生存下去。——彼得·德鲁克 

 

细数飞贷发展过程中的历次转型, 可以发现两个很鲜明的特点:一是前瞻性的主动为之;二是科技引领。简单来说, 就是以领先业界的金融科技作为创新的抓手,推动商业模式做出重大变革。成立至今,飞贷一步一个台阶,打造出了一身坚实的“全科技外壳”,也凭借着这身非凡的科技能力在微金融的江湖中立马横刀, 引起了业内不小的轰动。 

 

“在成立的头几年里,飞贷虽然一直在不断‘创新’,但从未触及创新背后的真正逻辑。”2013~2014年是飞贷发展历程上一段十分重要的时期,正是在这一时期,唐侠口中的“创新背后的真正逻辑”逐渐清晰,这也对飞贷日后的走向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2013年,在政策面、互联网技术爆炸、居民金融服务需求崛起等因素的叠加影响下,“宝宝类”产品、P2P、众筹等互联网金融“创新”大爆发。“站在风口上猪也会飞。”,中国的互金领域上演了一出各路玩家狂飙突进的大戏。但唐侠并没有被冲昏头脑,“繁荣之中潜藏着危机”,与生俱来的危机意识促使唐侠对“创新”进行了深刻的反思。的确,缺少了澎湃的动力,再厚的装甲也不足以使战车纵横沙场。在飞贷的“全科技外壳”下,需要一颗能让创新不断汹涌而出的内核。 

 

“在对转型创新进行梳理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们的创新始终局限在一个内部思维的框框里。”在唐侠看来,行业内所谓的“创新”大多基于企业自身的小利益,以“我能怎么样”“我要怎么样”的目标为导向,并未真正跳出企业自身,也很少真正从客户的角度去创新,去考虑能给顾客带来什么不一样的价值。“我们要把内部思维转换成外部思维,以客户为导向,让客户说了算。”正是怀抱着这样的创新意识,飞贷在2015年全球首创随时随地、随借随还的移动信贷产品,面向全网用户,将贷款全流程缩短至几分钟,这也为飞贷带来了多项国家专利,并赢得了多项殊荣。凭借在商业模式和科技的创新,飞贷成为唯一入选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中国金融科技案例,与此同时,飞贷不仅入选了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组织评选的“中国百篇优秀管理案例”,被收录至中国管理案例共享中心案例库,还获得了深圳市政府颁发的“2016年度深圳市金融创新奖”,飞贷的风险管理与决策引擎实施项目也被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评选为广东省“互联网+”试点项目。 

 

在企业的生命周期中,总会出现一段创新的“倦怠期”,或沉醉于已有的成绩而失去创新的动力,或畏首畏尾、安于现状。有的企业能够重新振作,但也有的企业就此沉沦。“在商业和事业上基业长青的企业,一定长于自我创新和自我变革。” 唐侠并没有被成功的光环遮住双眼。通过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和大数据等技术的最新成果的应用,飞贷在2018年将其经营贷产品线上化,开发出了国内首个全流程线上化处理的经营贷产品。

 

唐侠对于创新本质的思考也为飞贷带来了商业模式上的转变。在唐侠看来,企业的发展有赖于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唐侠将他对商业模式的理解总结为三个方面:第一,在商业模式里,找到自身存在的价值,并不断强化之;第二,用共赢的思维去设计商业模式,将焦点放在客户身上;第三,没有一劳永逸的商业模式,必须不断求新求变。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2017年的战略升级是飞贷商业模式的一个分水岭,从金融属性向科技属性的转变无疑是巨大的。对任何一家企业来说,商业模式的重新构建都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什么要变,什么不变?应当颠覆什么,又应当坚守什么? 

 

“飞贷创业九年来,一直专注做一件事。”唐侠口中的这“一件事”就是微金融。从信贷工厂到O2O,从数据驱动的移动端信贷到全面赋能金融机构,从一片骂声到争相效仿,不论技术如何进步,也不论商业模式如何转变,飞贷从来没有离开过微金融领域。“我始终坚信尤努斯所说的,‘享有金融服务应该被视为一种人权’,任何人都有接受金融服务的权利。”唐侠的坚守获得了回报。在世界银行中小企业金融论坛的奖项评选中,评价标准主要有四个维度,分别是广度、独特性与创新、有效性与影响力、活力与可拓展性。简而言之,企业必须以其独创性最大限度地惠及长尾客群及普罗大众,同时其成果必须具有通用性,能为行业内的其他参与者所采用。这本身是个苛刻的标准,而能在渣打、汇丰、蚂蚁金服等众多强者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更是对飞贷多年深耕微金融所取得成绩的最好注脚。 

 

没有坚守,颠覆也就无从谈起。正是基于九年来在微金融领域的深厚积累,才能让飞贷做出全面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的颠覆式的战略升级。“此番深藏功与名”,飞贷完成了从竞争者向赋能者的角色转变,2017年10月,飞贷正式推出“三大平台”和“六大服务”,全面支持持牌金融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