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I:尊敬的各位ENI会员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本期的CIO说。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深圳飞贷金融科技的首席技术官陈定玮。那接下来有请陈总跟大家打个招呼。

陈定玮:各位好,我是中兴飞贷金融科技首席技术官陈定玮,也可以叫我Peter。

 

ENI:陈总,从去年开始,国家对金融业的监管就在不断加强。尤其是之前牌照风波,更是让一批互金企业欲借助转型金融科技公司而摆脱“金融强监管”。助贷平台是否也会面临牌照问题?您是如何看的?

陈定玮:首先我个人认为有牌照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飞贷作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目前所开展的业务都基于我们具备相应的牌照。对于互联网金融,国家最初任其”自由发展“,导致互金平台呈现野蛮生长的态势。但是,金融区别与其他行业的特点就是,产品直接接触金钱。所以做金融,就一定要慎之又慎。

飞贷一直以来坚持的理念就是:一定要做合规合法的事情,为什么飞贷一直不碰资金?因为这可能是打法律擦边球的事情。所以,我个人认为,业内对牌照的硬性要求,对于整个的行业的发展是一个趋好的方向,可以杜绝之前类似互金野蛮生长的状况,避免出现很多社会问题。尤其是对于金融企业,更应该有一套系统的规范去指引像飞贷或者其他想在这个行业好好发展的企业,得到比较好的保护或保障,而这样同时也保护了我们未来合作的机构,例如银行、担保公司还有我们的客户,给予他们更多的信心。

现在国家对互金实行“一刀斩”的政策,社会上减少了很多的负面新闻。所以我们还是希望国家能够出台相应的政策,我们也会尽力去符合标准,遵守规则拿到相关的牌照。

 

ENI:飞贷现在已经转型成为一家纯金融科技公司,那在现在这个领域里面,国家是否有相应的政策?

陈定玮:目前国家没有强制要求的政策,如果有我们一定会去遵守国家相关的政策,我们对自己要求较高,除了我们本身已经拿到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的认证外,我们正在申请ISO20000及ISO20007,预计12月可拿到认证,接下来就申请CMMI3级认证,最终拿到CMMI5级认证

 

ENI:据了解飞贷与大型的金融机构有过长达七年的合作。那在合作的过程当中,您认为传统的金融机构转型难在哪里?痛点是什么?

陈定玮:传统机构,可能不单是只银行,我认为各行各业可能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对于传统机构转型,第一个难点我认为是“人的思维”,即思考问题的方向。因为我是做技术的,所以从技术角度出发,企业内对于传统IT和互联网IT,常常在讲“我要转型,我要转型”,为什么这么难?首先就是思维模式,飞贷在转型的过程中其实也遇到了这个问题。

对于飞贷的IT人员,如果他们的思维模式转不过来,我只有一个指令:就是离开。但比较幸运的是,飞贷的IT管理层基本上全部都转型成功了,当然也是经历了一个比较痛苦的过程。但至少大家都坚持下来了。所以我认为转型第一个问题是要从思维模式的部分去调整。

第二个是落地工具。互联网时代,落地工具也变得非常不一样。但前提是要有互联网的思维,如果没有互联网思维,哪怕用互联网工具,依旧适应不了互联网的玩法。

第三个是必须拥抱开源。我个人认为,在技术层面必须拥抱开源。因为只有在开源模式下或者了解开源模式下才能够造就出属于互联网特性的平台。为什么分布式最重要的是?分布式系统具有高度的内聚性和透明性,可横向扩展,是去中心化服务集群架构服务,面对高并发高访问量,秒杀级响应,建设成为大容量、可灵活响应的分布式应用平台。第四点是互联网可以降低硬件投入的成本。传统银行或传统机构在部署服务器或软件的时候,都付出了非常高昂的价格。所以以前人们都认为IT是什么?是成本中心,是花钱的部门。而且企业每年在这一块投入的费用确实是特别大的。

但在互联网结构下,企业用的几乎全部是开源。这也是为什么要拥抱开源技术的一个原因,开源上很多的东西是免费的。但这同时也对企业提出了另一个要求,系统要靠人去开发,维护,优化,无形中对IT人员的要求就更高了。当系统开发出来,这就是平台自身的东西,需要企业自行去解决可能出现的任何问题,不能再依靠第三方去协助解决。这是区别于传统机构的非常不一样的操作方式。传统机构为什么转型难,因为传统的IT架构与互联网IT架构是完全不一样的。传统之所以无法与互联网相融合,就是因为传统的模式在互联网里面基本不可取,如果强制用旧瓶装新酒,味道就不对了。

所以我个人认为,传统机构主要从这几点进行调整。其实无外乎是想法和人,这两块我认为是最难调整的。还有一点就是老板的决心,公司的掌舵人能不能真的舍弃过去,起用一个全新的平台,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之前也有人问过,飞贷是怎么升级的?我回答说,很简单就是“一刀斩“!我们不会在过去的基础上再想办法融入或开发,因为这样需要投入的成本是非常非常可观的,也十分困难。转型过程中,很多老板或企业主很难做到完全放弃原有的基础,我认为这也是造成传统机构转型难得原因。

 

ENI:您在之前的分享中,提到了飞贷采用了阿里云,但同时也自行开发了很多架构,二者是怎么融合的?

陈定玮:在飞贷的整体架构中,阿里云是一个前端入口存在的,主要解决了飞贷网络带宽的问题。最初飞贷采用的是三条运营商的百兆专线,但当我们的业务量上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百兆已经无法满足我们的需求了。我们无法跟运营商要求,灵活的扩张或缩小网络带宽。但阿里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只要付钱就行了,很灵活

其次阿里云满足了我们就近访问的原则。例如,北京的客户要想访问飞贷,不需要到深圳的机房,通过阿里云就可以直接访问,不需要再去各地区去部署所谓的节点,管理起来也十分的便捷。再一点就是安全,以往我们在安全方面的投资真的太大了,整套设备可能要花费上百万,所以飞贷直接采用了阿里云,不仅降低了成本而且阿里云自身就很不错,安全上我们也就没有太多的顾虑了。

这些都是我们选择阿里云的原因,相当于是我们的一个数据通道的入口,其他部分都还在公司自己私有云的模式下,所以系统间更多的整合都是在我们自己线下。在飞贷的IT结构里面,我们有一个创新事业部,这个部门的作用就是到底去发现现在有哪些新技术,怎样可以为我们所用。我觉得这是互联网企业比较辛苦的地方,需要不断去了解新技术,不断去思考新技术可以为业务带来哪些作用。

其实很多时候,我自己也会去思考,有新想法了,就整合开发试试。这也是飞贷的一个模式,不断去测试,测试没问题就分装组件去开发。IT人员不用管这个组件具体是要做什么,只要清楚这件事情需要哪几个组件来完成就可以,他就负责考虑该如何实现。飞贷的很多中间件,都是我们自主分装应用的。如果碰到大量的防控的时候,他该怎么解决,每个人的解决方案不一样,层次也不一样,我们有一个统一的方法去处理这些问题,我认为这个才能称为架构。

说到这里,真的很感谢公司给了我们很大的空间跟容忍,因为以前我们刚上线的时候,外面只要一动,系统就掉。但这都是一个过程,我相信阿里、腾讯他们也不是一开始就做那么好,也是经过很多的洗礼之后,才成为现在的样子。这就是经验,互联网最大的部分就是如果没有这些经验的人是做不出这样的东西的。

ENI:要不断的去试错。

陈定玮:对,要不断去试错。而且如果公司没这么大的访问量,不好意思,那这会儿我可能还沾沾自喜。就像双十一,为什么阿里会有一堆IT人员待命,因为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也是互联网最头痛的地方。它变化是非常快的,我也很荣幸的,在这样的平台有这样的访问量,有这样的数据让我玩,我们才能建构出这么强大的IT,或者叫科技的体系,不然我们也建构不出来。如果没有这么大的量发生,你永远不知道系统到底是怎么样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ENI:陈总,您介绍下飞贷的IT部门是怎么样的一个组织架构。

陈定玮:主要分为几个部门,第一个就是刚才提到的创新事业部,根据新的互联网技术不断进行研究研发整合。第二部分是应用开发部,处理所有的需求,只在逻辑上面去做一些建构,仅此而已,这样才能保证它开发时候高效。第三个是测试部门,跟飞贷的需求团队属于同一个团队。他们就是帮我们把应用单位口述的要求写成IT看得懂的一些范本,然后再交给IT开发、测试。还有就是飞贷的运维部门,因为飞贷APP是24小时运营的,所以有72小时在线的运维部门随时待命。其次,我们还有一个网络管理部门,专门处理网络事情。很多公司把运维跟网络摆在一起,但我们会把运维跟网络给拆开,运维就是运维,网络就是网络,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安全。

 

ENI:好的,那今天的采访就先到这里,谢谢陈总,希望后续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分享交流,也提供给大家有益的参考,谢谢。